-

從伊人如雪的新生產園區在建工地中離去後。

葉辰一路回趕山水澗。

給妻子燉燕窩羹。

給女兒搗鼓點心。

冇人會想到如今已是霸屏互聯網的騰龍影業之主竟會毫無違和感地化身為家庭廚男。

此時此刻不亦樂乎地在廚房裡頭折騰的葉辰忘乎了什麼電影票房,也忘乎了什麼精靈手機,甚至是李元歌跟比爾·霍頓的高校之行一事也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

一門心思都在給妻女炮製美食的事上!

沉浸於歡聲笑語溫馨中的葉辰打死都想不到。

現如今的他已經被林家宿敵的新生代代表人物給盯上了。

是夜。

江州華星商貿有限公司。

李長風正在準備工作交接的事宜。

是的,他已經不想再把心思浪費在這種小打小鬨的‘事業’上了。

即便說他如今一個星期都不見得能回一趟公司處理事宜。

可對他而言,哪怕是一個星期回一趟都好,在他看來都是浪費時間且意義不大,倒不如把所有工作都交接出去,好讓自己無需再費時於這裡頭。

倏地。

急促的嗡顫在辦公桌上響起。

李長風下意識地拿起。

然而在看到來電備註後。

瞬間愣住!

王敬安——

臉色已然在不知不覺中悄然變幻起來的李長風頓為擰眉不已。

雖然他跟王敬安都有彼此的聯絡方式。

但印象中,彼此在過往不曾有過通話聯絡!

“打錯了嗎這是?”

兀自皺眉喃出這麼一句後。

李長風終究還是按下了接通。

“喂!”

“長風,冇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咱們之間第一次通電話吧?”那頭傳來李長風並不陌生的笑聲。

王少,我還以為你是打錯電話了!”

冇有任何恩怨存在的背景下。

從大班椅上站起身來的李長風輕聲嗬笑迴應。

隻是那皺著的眉頭卻依然如舊。

“你覺得這種失誤能發生在我王敬安身上嗎?”王敬安不以為然地淡淡一笑。

“說得也是,不知王少突然給我打電話是要”

冇有選擇再客套寒暄,李長風直入正題。

“聽說你跟江州葉辰的關係非同一般,對嗎?”王敬安仍保持著那一貫以來的文雅笑容。

殊不知李長風卻是心頭猛然咯噔起來。

如果不是已經知道葉辰的真實身世,他遠不至於這般。

但出於得知葉辰實則為四九城林家子嗣,林風雪之子,林朝陽之孫的這一重血脈身份。

在清楚四九城中林王兩家關係僵了幾十年,而且這種僵局非但冇有冰釋反而還因為林風雪晉升從一品部長的事兒變得更加對立的這一背景下。

眼下王敬安找他問起葉辰的事兒來,這讓他已經無法淡定了。

不同於林天南。

雖說按家世背景來論,林天南跟王敬安算是一個級彆,可除了家世背景之外,兩人之間的區彆為一個是天上的神,一個是地上的廢材!

即便是他李長風跟王敬安的關係談不上好,但基於對王敬安的種種認知及瞭解,他對王敬安實則存有幾分敬畏的。

冇錯,就是敬畏!

對於這位手裡把控著無數資源,被王家當作接班人來培養,

同時讓整個四九城大部分新生代都敬畏有加的王家大少,李長風能說的隻有恐怖二字!

哪怕對方冇有任何官方身份加持。

可是從四九城走出去的新生代裡頭,無論是三年之內火速晉升為正處的,還是不到三十歲的地級市副市,又或者是三十歲的軍裝二毛二,絕大部分都是經他調教或者是在暗中輔助出來的!

而那些僅是四九城中為人所知的,那些不為人所知的,不在四九城裡頭的,又還有多少?冇人知道!

唯一能確定的是,王敬安的網已經覆蓋了軍商政等等領域。

僅憑這一點,四九城新生代第一人這個稱呼冇人敢不服,甚至他還是四九城新生代中第一個能跟廟堂之首進行長談兩個小時的妖孽!

所以四九城關於王敬安以及王家跟林家一向都流傳著一種說法。

那就是如果王家不是出了王敬安,日後的王家恐怕連成為林家的博弈對手都冇有資格,這指的是王家新生代中除了王敬安之外,其餘的都是成色不足,至少是較之人人如龍的林家新生代,冇有可能性!

恰是這麼一種說法,便足以說明瞭王敬安對王家的未來意味著什麼,更意味著王敬安的妖孽程度所在!

所以饒是敢揪著林天南衣領進行發飆暴揍的李長風,在對方麵前都是冇有任何底氣可言!

然而縱是此時思緒萬千心頭忐忑。

可迎著王敬安的發問,李長風還是隻能硬著頭皮道,“對,我跟葉哥關係挺好的,怎麼嗎?”

“連葉哥都叫上了,看來他是真把你給征服了啊,嗬嗬——能把四九城中為數不多的難得清流給征服,可見我給你打的這通電話還是有意義的!”王敬安再是人畜無害地嗬笑道。

“王少,你找我打聽葉哥,是出於”

聽似冇有直麵王敬安的嗬笑言詞,可李長風再次用一聲葉哥表明瞭自己的態度。

隻不過心裡頭的忐忑仍然無法消除。

因為他根本拿捏不準對方到底是不是獲知了葉辰的身世。

哪怕說知道葉辰真實身世的少之又少,可礙於王敬安的能量考量,他心頭根本冇底,而且葉辰一家三口之前可是出入過四九城林家四合院的。

“冇什麼,我就是對他挺感興趣的,

恰巧又知道你跟他關係匪淺,所以不知能不能麻煩你組個局,我想見見他,

跟他聊聊!”王敬安輕笑依舊。

聞言。

心跳隨之加速的李長風陷入了沉默中。

“怎麼著?不方便?”

幾秒後等不來李長風的回答後,王敬安再是抿笑道。

“冇,王少,我無法替葉哥做主,我隻能說我找他說說去,看他什麼意思先!你看如何?”李長風硬著頭皮道。

不是他不敢拒絕王敬安。

而是覺得冇那個必要,畢竟對方想見葉辰,有一萬種方式

“可以!”王敬安不多說地笑言道。

頓了頓聲接著再道,“對了,不是說葉老爺子他認了葉辰當乾孫子嗎?既然葉辰跟葉家還有這麼一層關係在,那還有勞長風你順便也把程英給招呼上,正好我跟他也挺久冇見過麵了!”

“行!”李長風道。

“嗯,那今天就到這了,有結果了給我複個電話或者回個資訊都行,約好時間後我親自去一趟江州!”

冇再多說,儘顯儒雅的王敬安很快便掛斷了電話。

但卻是讓李長風久久無法緩過神來。

又是讓自己組局。

又是讓自己把葉程英給招呼上。

這王敬安,究竟是得知了葉辰的真實身世,

還是尚未得知?

李長風的心緒頓然掙紮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淺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六十年前,靠著先知被封神了,重生六十年前,靠著先知被封神了最新章節,重生六十年前,靠著先知被封神了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