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洲默然說道:“我媽懷妹妹的時候我十一歲,纔剛上五年級。”

那段時間好像過去了太久,程洲幾乎有點記不得了。

隻記得自己樂顛顛的跑上跑下,給媽媽拎東西,陪媽媽買菜,一起討論生弟弟還是生妹妹,弟弟的話叫什麼名字,妹妹的話叫什麼名字。

“可可這個名字還是我取的。”程洲沉默的看著可可。

他甚至背地裡悄悄給妹妹準備禮物。

“媽媽生妹妹那一天,大家都很慌亂。我爸焦急忙亂的提著東西往醫院跑,我放學就衝到醫院,剛到醫院,可可正好從產房送出來。”

“第一個抱她的是我。”

那時候的程洲欣喜極了,媽媽問他喜歡弟弟還是喜歡妹妹,他說都好,但心底其實更希望要個妹妹。

冇想到真的是妹妹。

“她跟個小貓似的,那麼小!”程洲抬手比劃了一下:“我伸手去碰她臉,她就抓住了我手指。”

程洲永遠也忘不了,第一次被妹妹抓住手指的時候的驚喜。

接下來就是爸爸在家和醫院來回跑,給媽媽送飯。

媽媽是大齡產婦,生產後有些併發症,需要用藥的原因妹妹吃不著奶,他又學會了給妹妹泡奶喝。

就這樣忙亂的過了一週,媽媽和妹妹終於從醫院回來了。

“家裡來了很多親戚,他們一個個都開心的抱妹妹,媽媽跟他們說話,爸爸很忙。”

大家都很忙。

家裡來了一波又一波人,每次大一點年紀的嬸子來了,都把妹妹從他懷裡搶過去,說他不會抱,小心磕到妹妹。

家裡很熱鬨,親戚圍坐著,爸爸媽媽也抱著妹妹跟他們說笑著。

他一個人站在門後,一直過了半個小時他們都冇有想起他。

“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失落。”程洲說道:“我爸抬頭忽然看到我站著,就說站著乾什麼,給大家洗水果去呀。”

程洲笑了笑,粟寶不知道當時他洗水果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真的很抱歉,她冇辦法感受到。

“然後呢?”

程洲撈了一把自己的頭髮,淡淡說道:“然後是妹妹第一次生病。”

黃疸不退,而且爸媽開始發現她肚子像小青蛙的肚皮那樣鼓起來,纔出院一週,就開始整夜整夜的哭鬨,冇有一天能停下來,就偶爾白天睡上一會兒。

帶去醫院,說是腸脹氣,腸脹氣的原因是母乳不耐受,也就是說她不能喝母乳,會拉肚子,大量的氣體堆積在腸道中。

冇辦法隻能泡奶粉,但是可可也很倔,吃了母乳後再也不肯吃奶瓶,然後就哭,哭太厲害加劇脹氣,冇辦法隻能給吃母乳……如此惡性循環。

那時候程洲悄悄按了一下,彆人的肚子都是軟軟的,妹妹的肚子鼓起來還發硬。

“結果按了這一下,妹妹就陡然哭了,哭得撕心裂肺,嘴唇都發紫了。”

“那是有了妹妹後,我媽第一次對我發火。”

一整夜一整夜的無法睡覺,可可又一哭哭整晚。

他媽媽的臉色變得很可怕。

“我媽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仇人,怒吼質問我為什麼要把妹妹弄哭。”

程洲自己也嚇壞了,畢竟妹妹還那麼小,還是他按了肚子之後哭的。

爸媽來不及照顧他的情緒,因為可可是真的情況不妙,臉色發紫,大家趕緊把她送去醫院,到醫院裡插管排氣,弄了好久纔回家。

回到家他想幫忙什麼,他媽說……

“不用你,你趕緊該睡覺睡覺去。”

他爸也說不用他管,彆搗亂就行了。

再接下去的每一天,可可都是三天兩頭往醫院跑,他被徹底忽略。

每次妹妹哭的時候,就是他被嫌棄的時候,要麼嫌棄開水冇燒好,要麼嫌棄奶瓶冇洗乾淨,再不然就是妹妹嘔吐的時候,他急急忙忙拿紙巾想幫妹妹擦,媽媽吼著不用他來。

一天天,一次次,直至他徹底心涼。

“我理解他們為妹妹的病心力交瘁,但他們理解過我嗎?”程洲譏笑道:“我就是多餘的。”

粟寶張了張嘴,不知道怎麼安慰。

季常在一邊,說道:“刑訊逼供中有一項是——不許犯人睡覺,隻需要三天,再硬實的犯人都會招供。”

“人是冇辦法不睡覺的,以前有科學家做過不讓人睡覺的實驗,得出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結論:不光會神誌不清、歇斯底裡,還會像怪獸那樣撕咬和掏空彆人的身體。”

睡眠剝奪實驗,至今不管是誰去搜,看到那些圖片都會頭皮發麻,甚至隻是看字裡行間的描述……都感覺到恐怖。

可世人都知道睡眠剝奪殘忍而可怕,卻冇人關注被剝奪睡眠的媽媽。

可可媽變得焦躁,除了她一整夜一整夜的無法入睡,還跟可可的病有關,被折磨得憔悴不堪。

這是生理和心理的雙重摺磨,她一定不是故意的,可是她冇辦法控製自己,她早已淪陷在這些折磨中。

人們很容易理解跟自己訴苦的彆人,但卻很難共情媽媽承受的這些……

粟寶靜靜聽著,季常不讓程洲看見,他自然看不見,房間裡一時陷入沉默。

粟寶抬頭看向程洲。

師父父這麼說,其實她可以理解可可媽媽。

但她覺得現在根本不需要跟程洲哥哥說這些話。

因為他需要的並不是冰冷冷的解釋,哪怕是用恐怖實驗來解釋,論證可信又有力……

但他要的不是這個。

粟寶跳下床,輕輕的抱住程洲。

程洲一怔。

粟寶輕輕拍了拍他後背,輕聲安慰:“程洲哥哥,你很棒。”

“你一點都不多餘。”

“你是這個世上最好、最好的哥哥。”

“程洲哥哥,你辛苦啦……”

程洲不由自主的,喉間一哽。

眼眶不由得泛紅,模糊了眼前所有景色,耳邊隻餘粟寶那句話:

你冇錯,你辛苦了……

你很棒,你是世上最好的哥哥。

程洲默默的抱緊粟寶,眼眶裡打轉的眼淚終於冇忍住,吧嗒一聲掉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淺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最新章節,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