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可呆坐在床上,不知道怎麼了。

但她看見哥哥哭了。

她趕緊爬到床頭櫃那邊拿了一張紙巾,爬下床,來到程洲身邊踮起腳,笨拙的舉著紙巾。

“哥哥擦擦,哥哥不哭!”可可小臉有些焦急。

程洲扭過臉,就算哭也硬撐著,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可可隻好抱著她哥一條腿,臉蛋貼在他腿上。

許久後,程洲放開了粟寶,聲音沙啞:“謝謝你。”

粟寶拉著可可的手,笑眼彎彎:“不用謝呀!程洲哥哥。”

她單手拎起可可,一下子抱在懷裡。

“可可,說謝謝哥哥!”

可可不明白,但很乖,奶聲奶氣的說道:“謝謝哥哥!”

粟寶:“你說哥哥辛苦啦!”

可可:“你說哥哥辛苦啦!”

粟寶小臉糾結:“把你說兩個字去掉。”

可可:“兩個字去掉!”

粟寶:“……”

程洲噗哧一聲笑了,很快又板起臉。

**

粟寶把叛逆鬼收進魂葫,為了給可可治病,除掉最後遺留的陰氣,接下來幾天她每天都會過來找可可玩。

小區下麵的花園裡,程洲雙手插兜,倚靠在健身器材上,看著粟寶和可可玩一二三木頭人。

“一二三……木頭人!”

粟寶和可可同時定住,做出各種搞怪的姿勢。

兩人一邊玩,一邊比誰先到哥哥那邊,結果最後一局可可咯咯咯笑著衝進程洲懷裡。

“你輸啦!”粟寶追在後麵喊:“你不講武德!”

可可銀鈴一般的笑聲傳遍花園。

“木頭人!”她抱著哥哥的腿,抬頭喊道。

程洲抬手做了一個定格的動作,可可更笑得開心,程洲抬手一撈,輕輕鬆鬆把她扛在了懷裡。

“走,回家去。”他說道。

可可抗議:“還玩!不回家!”

程洲徑直抱著她走:“不給玩。”

可可在他懷裡掙紮,程洲忽然身後撓她:“咯吱咯吱咯吱!”

可可一頓亂笑,粟寶都忍不住跟著笑起來。

不遠處。

可可媽站著,怔怔看著大兒子和小女兒。

她從冇看到過程洲和他妹妹相處得這麼融洽……

不對。

可可媽有些恍惚,突然想起可可剛出生的時候,程洲在病房裡抱著可可來回走,輕聲哄。

坐月子期間,她白天補覺起來,看到可可躺在沙發上,程洲也側躺在一邊,拿著鈴鐺逗她。

再後來……她和可可爸都以為他討厭妹妹,因為妹妹煩到他了,所以她和可可爸總會儘量的把可可抱走……

有什麼事的時候,也儘量的避開他。

什麼時候開始這樣的?

可可媽捂住嘴,忽然淚流滿麵。

是她不好。

她不是合格的媽媽。

她以為她能做好兩個孩子的媽媽,平衡好關係。

可一切都被她弄得一團糟。

都是她的錯……

可可媽眼淚停不下來,心臟一抽一抽得疼,想痛哭出聲又要顧及影響,慌忙轉身快步朝樓道那邊走去。

忽然一個聲音叫住了她:“媽?”

可可媽回頭,努力想擠出一個笑容,但眼淚無端掉下,她又趕緊把眼淚擦了,笑道:“嗨,真是的,風大眼睛吹進沙子了……”

她一邊笑,裝著冇事人一般抹眼淚。

程洲抱著可可,沉默的看著她。

可可媽終究冇忍住,痛哭出聲來。

“程洲,對不起。”她哭道:“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都是媽不好,媽忽略了你。”

“真的對不起……”

可可媽痛哭蹲在地上。

這也是她抱著長大,一路疼愛的大兒子啊。

為什麼搞成了這樣,母子跟仇人似的。

曾幾何時她也是抱著他,一整宿一整宿冇睡,恨不得揍他一頓又捨不得下手。

曾幾何時她的眼神一直在他身上,一步看十眼,看他搖搖晃晃的學會走路、學會跑……

然後,越跑越遠了。

“對不起……”

程洲紅了眼眶,扭頭看向一邊,啞聲說道:“趕緊起來吧,等會人家看到了,以為我又把你氣哭了。”

他抱著可可,快步走到樓道口,刷卡打開了門。

然後頂著門,催促道:“趕緊的。”

可可媽連忙站起來,走幾步突然想起什麼,回頭看……

哪裡還有粟寶的影子?

“粟寶呢?”她愕然問道。

程洲道:“剛剛就回去了。”

可可媽心底不是滋味,默然跟著程洲進了門。

少年的身高已經超過了他媽媽,抱著妹妹站在電梯麵前,等電梯叮一聲響起的同時,他輕聲說道:“謝謝。”

可可媽:“?”

程洲提著可可掂了掂,說道:“走了!”

電梯門關上,不見了三人的臉龐。

粟寶趴在高架橋上的欄杆間,拿著一朵花悠然的甩來甩去。

季常感慨道:“國人的親子關係啊……”

“多少父母在等孩子一句謝謝,孩子卻在等父母一句對不起……可他們大多數人都無法等到。”

兩個孩子的家庭,註定是永遠都不會平等的,這是每個二胎家庭的考驗。

短視頻平台上最好最令人羨慕的兄妹,背後都會有過翻臉和競爭。

唯有互相理解纔是解藥、良方……

這時候,沐歸凡的手機響了,蘇老夫人請求視頻通話。

沐歸凡盯著手機。

前幾天老太太打視頻電話來,那時候粟寶臉上貼著創可貼……

然後他被罵了一頓。

前兩天老太太又打電話來,那時候粟寶臉上的創可貼撕掉了,但是臉上還有碘伏的紅印,看著很可怕的樣子……

然後蘇雲朝被罵了一頓。

今天……

“粟寶啊……你外婆找你。”他說道。

粟寶趕緊站起來,拿過手機滑動接聽鍵,揚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喂,外婆!我想你啦!”

今天粟寶想明白了一個事情。

蘇家有幾個孩子,她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

或許因為不是同一個父母,但又因為一起生活在蘇家。

粟寶忽然覺得自己很幸運,一開始就有這麼好的哥哥姐姐——不對,一開始哥哥姐姐也不喜歡她。

不過無所謂啦,她都會很珍惜!

蘇老夫人盯著螢幕,看著粟寶的臉。

“粟寶在乾什麼呀?”老夫人笑眯眯問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淺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最新章節,無辜小糰子知乎小說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